<form id="rz5bp"></form>

        <form id="rz5bp"></form>
          <form id="rz5bp"></form>

            <address id="rz5bp"><listing id="rz5bp"><meter id="rz5bp"></meter></listing></address><sub id="rz5bp"><listing id="rz5bp"><menuitem id="rz5bp"></menuitem></listing></sub>

            <em id="rz5bp"><nobr id="rz5bp"><nobr id="rz5bp"></nobr></nobr></em>

            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專題 >

            比利時賽鴿賣千萬元 揭秘天價“新金姆”的前世今生

            中新社微信公眾號 | 2020-11-25 09:45:55

            近日,一條引發熱議的“中國買家以1250萬元買下比利時賽鴿”的新聞,讓與當代人生活漸行漸遠的信鴿再次進入公眾視野。那只創造世界紀錄的“新金姆”賽鴿是何來路?小小信鴿到底身價幾許?在通訊高度發達的今天,這些曾被打下“飛鴿傳書”烙印的信使還有哪些作用和價值?……

            帶著與信鴿小白們同樣的疑問,中新網記者專訪了中國信鴿協會副會長黃劍。這位中國信鴿協會的首席專家還是一位資深鴿友,他的60羽信鴿曾入選為國慶70周年閱兵式上的“兵鴿鴿”,并曾兩次獲得國際鴿聯大獎賽冠軍。

            天價“新金姆”的前世今生

            信鴿按其用途的不同分為賽鴿和種鴿。

            據多家媒體報道,11月15日,一只名為“新金姆(New Kim)”的比利時雌性賽鴿在比利時一家名為pipa的賽鴿拍賣網站以160萬歐元(約合人民幣1250萬元)的天價成交,打破了賽鴿拍賣的世界紀錄。去年,一只名為Armando的4歲比利時雄性賽鴿以125萬歐元(近千萬人民幣)創下了當時的最高紀錄。有消息稱,這兩筆最高紀錄背后,是同一位中國買家。

            作為資深鴿友,黃劍自然不會忽略這則“鴿圈”的熱搜新聞。更引發他關注的是,新金姆的主人嘎斯棟·范德沃爾沃(Van de Wouwer Gaston)是他相交多年的舊識,那只使得“金姆系”身價飛漲的世界級種鴿“奶酪小子”更是他所熟悉的。

            黃劍介紹稱,嘎斯棟曾是一名鉆石加工工人,1998年時從一個賣奶酪的鄰居手中得到一只環號B98-6335690的灰色雄鴿,便給其命名為“奶酪小子”。沒想到,正是這只當時不知上代血系、也無家族“親屬”的信鴿,成為后來世界上最優秀的種鴿之一。

            “嘎斯棟得到‘奶酪小子’后,曾讓其與不同的雌鴿配對,但其后代發揮最為優異的當屬‘金姆系’這一支。”黃劍說,“2009年我到嘎斯棟家時,‘奶酪小子’的孫女金姆、也就是新金姆的‘姑奶奶’剛在比利時全國幼鴿大賽中奪冠,‘金姆系’和嘎斯棟都隨之名氣大漲。那年,奪冠后的金姆被以25000歐元售出。次年在另一場全國大賽中,金姆的‘堂姐妹’勞拉再奪冠軍,之后以5萬歐元賣出。”

            他稱,作為“奶酪小子”的孫女,金姆和勞拉都有優異的成績,其價格在當時已屬高位,勞拉的售價更是堪稱彼時“天價”。2009年在嘎斯棟那兒訂購成輪幼鴿,包括新金姆的祖父輩兄弟,每只的價格是250歐元。因此,剛看到新金姆的拍賣價格時,他的第一反應是有點懵,信鴿價格的飛漲速度讓他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但他表示,拍賣一向與單純的買賣不同,涉及面廣,其交易的目的性也更復雜,加上競拍時的環境更能刺激參拍者的“激情”,因此,拍賣所呈現的價格恐也不只是物品(物種)的本身價值。

            黃劍也毫不掩飾他對“奶酪小子”后代的喜愛。“他們確實是一個擁有優秀基因的家族。11年前見到金姆時,我能強烈感受到她的健碩和聰明,她看著我時,就好像在跟我交流。”他說,作為“奶酪小子”的近親后代,新金姆2018年獲得比利時皇家信鴿協會大中距離幼鴿鴿王賽全國冠軍,堪稱是非常難得的“黃金配對”成果,是極具做種價值的超級賽、種鴿。

            他稱,賽鴿看重的是比賽能力,表現優異的賽鴿一般都是雜交,不一定適合做種。種鴿更看重血統。血統的純正在于近親繁殖,但近親繁殖的弊端是有可能影響后代的智力和能力。而新金姆作為“奶酪小子”的近親后代,既保持了純正血統,又有著全能型的飛行能力,所以在業內很受推崇。

            信鴿為何身價不凡

            新金姆的拍賣天價也引發了不少網友對信鴿價值的好奇。黃劍說:“從我所了解的情況來看,目前世界上有無價的種鴿,但進入交易市場的信鴿,如果純粹就其本身價值而言,好像還沒有能達到身價千萬的。”

            他以國內的賽鴿為例。國內的賽事大概分為三類,一類是在參賽者當地舉辦的常規普及型賽事,只要有鴿子、有興趣的都可以參加,報名條件和參賽門檻(參賽費)都很低,這種比賽的冠軍鴿售價大概在幾千元范圍內(以下價格均為人民幣大致售價);第二類是公棚賽事,冠軍鴿能賣到十幾萬甚至幾十萬,少數高端公棚的冠軍拍賣價能上百萬;第三類是俱樂部賽事,一般前200名或300名內的獲獎鴿價格在幾千、上萬甚至十幾萬,更好名次的以及冠軍能達到幾十萬到百萬左右,“到百萬已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價格了”。

            他告訴中新網記者,國際市場行情也大抵如此。因中國信鴿愛好者大約占全球6成左右,而且擁有較強的購買力,因此基本主導了國際信鴿市場的行情。

            盡管如此,那些鴿中翹楚幾十萬、上百萬的身價也讓普通人嘆為觀止。

            黃劍稱,賽鴿作為體育項目最初偏重休閑娛樂,在我國開展的初期還比較“樸素”,基本是普通公眾參與。進入新世紀后,隨著國際賽事的引進和國內諸多高端賽事的開展,競爭越來越激烈,發展越來越高水平,投入成本也隨之水漲船高。

            一是直接資金投入。如上所述,想擁有性能優異的信鴿,無論是直接購買還是引種,都會有一個不太親民的價格,而信鴿屬于超特種養殖,除了“溫飽”外,還必須保證其衛生條件和健康環境。

            二是空間的投入。鴿子是群居動物,具有較強繁殖能力,賽鴿還要留出挑選的余地,因此養殖數量一般不會太少,這也對鴿子和鴿友的居住條件及環境都提出較高要求。

            三是時間成本。除了按時喂養外,還得隨時關注其健康狀況,練就它們強健的體魄,訓練其運動和飛行能力,培養它們能及時接收指令的聰明大腦,還有諸如鴿舍清潔、防疫等日常事務。

            單是訓練,黃劍以自己為例說,最近兩個月里,他已開車帶鴿子出去路訓50趟,行駛近4000公里,每次都是凌晨3、4點鐘出門,以便讓鴿子們能在太陽剛升起時起飛。“要養出好的賽鴿,真是一天都不能懈怠。”黃劍感嘆。

            四是獲獎鴿鳳毛麟角。信鴿賽事也跟人類的體育大賽一樣,能登上領獎臺的永遠只有金字塔尖的極少數。賽鴿更有其難以操控的特殊性,要想獲獎,天時地利人和與運氣一個都不能少。

            此外,還有鴿友自身建設的投入,必須具備相應的素質和技能,比如有一雙會識別、挑選的慧眼,懂得相關知識,具備養殖技能等等。

            黃劍還提供了一個數據,以每年作育的賽鴿論,幼鴿的淘汰率將近80%,到成年鴿時還能參賽的,更是不足一成。

            養殖和訓練成本的疊加、淘汰率太高,以及參賽獲獎難度太大,使得一只優秀信鴿如同沙里淘金般珍貴。此外,一些鴿子家族的傳奇或榮耀故事,以及部分購買者的個人喜好,也會促使一些信鴿價格的進一步攀升。

            黃劍說:“最優秀的種鴿鴿主一般不會被售出,因為它們是育出優秀賽鴿的源泉,堪稱無價之寶,進入市場的大多是其后代。”他形象地比喻道,“正如一些老字號都在銷售其產品,卻不會賣出產品配方,因為那是他們的‘搖錢樹’和立足之本。”

            但他表示,信鴿的所謂天價只是針對那些血統純正的種鴿和性能優異的賽鴿,對于想尋找樂趣或怡神養性的普通愛好者來說,飼養信鴿的門檻和成本并非高不可攀,其優越的性價比甚至會超出想象。

            當今信鴿遠不只是“飛鴿傳書”

            “飛鴿傳書”也許是不少網友對信鴿的認知。但在通訊高度發達的當下,飛鴿雖依舊,傳書已不再,信鴿的作用和價值如何體現?

            黃劍稱,目前,中國有逾40萬信鴿協會會員,大概有六千多萬羽信鴿,競翔賽是其主要活動。僅在中國,從2015年到2019年每年都有包括信鴿協會主辦或承辦,以及各地和民間舉辦的上萬場賽事。

            “賽鴿既是體育賽事,也是休閑娛樂活動,不僅能為國爭光、加強國際和各地交流,也能促使鴿友了解更多知識,陶冶人的性情,促進身心健康。”黃劍說。

            他還告訴記者,對于如今的信鴿來說,這些比賽實際也是一個提升其原始“傳書”功能的過程——經過進化、改良和更強化的訓練、篩選,如今的信鴿飛行速度和距離大大提升,一般一只信鴿的飛速可達70-80公里/小時,遇到有利條件還能到100公里/小時,在1000公里的長距離賽事中能當天歸巢。“如果古代信鴿有這種通信能力,效率肯定會大大提升。”黃劍笑稱。

            同時,目前國內大多數行政區域都有信鴿協會,會員們也組成了一個龐大的網絡團體,可以在短時間內組織調動起遍布全國各地的信鴿,從而形成通信網絡。

            “我們常說居安思危、防患于未然,這種通信和集結能力在一旦出現突發事件或特殊情況時,就將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他說,如今通訊很發達,監聽手段同樣先進,而信鴿無法被監聽,所以一些國家和地區至今還保留軍鴿編制。

            此外,信鴿具有極強的歸巢意念,有著卓越的方向感和遠超人類的視力,加上體積小,能深入到人和一些器械所無法抵達的角落,因此也在一些救援和探測中充當先鋒。

            鴿子也被視為和平的象征。在不少大型活動甚至是國家慶典上,信鴿則成為傳遞和平理念和詮釋祥和氛圍的信使。在去年國慶70周年慶典活動中,7萬羽信鴿被同時放飛的壯觀景象,相信不少人還記憶猶新。

            “如今的信鴿功能已經遠遠超出了其延續幾千年的‘飛鴿傳書’范疇,除其運動健將的頭銜外,信鴿對科研、生產、國防、地質、探礦、仿生,以及為人類生活服務等方面都具有較高的價值。”黃劍說,“對于信鴿愛好者來說,我們希望信鴿不再使用‘飛鴿傳書’的功能,而是被大家記住其‘和平鴿’身份。”(記者:王祖敏)

            • 標簽:新金姆,比利時賽鴿

            相關推薦

            媒體焦點

            A片毛片视频免费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