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rz5bp"></form>

        <form id="rz5bp"></form>
          <form id="rz5bp"></form>

            <address id="rz5bp"><listing id="rz5bp"><meter id="rz5bp"></meter></listing></address><sub id="rz5bp"><listing id="rz5bp"><menuitem id="rz5bp"></menuitem></listing></sub>

            <em id="rz5bp"><nobr id="rz5bp"><nobr id="rz5bp"></nobr></nobr></em>

            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宏觀 >

            人民幣匯率邁入“6.5時代” 有出口型制造企業旺季損失數千萬

            第一財經 | 2020-11-24 09:21:20

            “公司已經提前準備年底的‘務虛’活動了,算是提前結束了往年的出貨旺季。”

            和自行車、小家電等“宅經濟”相關的出口持續火爆相比,安徽省服裝進出口股份有限公司經理孟卓所說的是出口型制造企業的另一種狀態。

            在運費高企、原材料漲價以及人民幣持續升值的多重壓力下,這是孟卓所在企業做出的保守應對,也是這個對部分行業而言并不那么旺的旺季里頗為典型的觀望狀態。

            一個旺季損失數千萬

            從5月底的低位,到一路回升至今,人民幣匯率已于近日走高至6.5附近,邁入了“6.5時代”。

            按照5月27日人民幣對美元匯價7.1765算,人民幣至今的升值幅度已超過8%。

            孟卓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公司在這個旺季(7月~10月)的出口額大約為1.5億美元,結匯時間一般會比出貨時間再滯后一個月或45天,按照每美元匯兌損益0.20計算,損失就達3000萬元人民幣。

            “我都不想結匯了!但又怕后面繼續升值。”早在9月就因人民幣升值頗為矛盾的上海海斐歐工藝禮品有限公司營銷主管肖筱也頗為無奈。

            單是人民幣的升值幅度,就已吞掉了布藝玩偶、服裝面料這類薄利型外貿產品的大部分凈利潤,再疊加原料成本和運費漲價等因素,議價能力并不強的他們,損失可想而知。

            孟卓表示,公司平時會對部分訂單采取鎖匯舉措,但這些尚不足夠充抵這波原料及運輸成本上漲帶來的影響。

            還好,孟卓所在的公司在羽絨行情最低谷時,果斷囤積了一部分羽絨,“低價囤的羽絨,抵消了人民幣升值的損失”。

            同時,人民幣大幅升值雖然對出口不利,卻顯著利好于進口。因此,該企業于今年加大了進口的力度,實現了進口增長翻倍的業績,“去年我們的進口是2600萬美元,今年6000萬美元,增長了131%”。孟卓說,幾項相抵,綜合來說今年公司的業績差強人意。

            徐州海蘭特桑拿設備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顏廷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人民幣升值,企業自然有壓力,與此同時,最近大雪封山讓加拿大的木材也漲了價,所以他們不得不通知客戶漲價。

            “小的價格波動,我們盡量從內部挖掘潛力彌補,如果波動比較大,我們只能和客戶坦誠溝通,讓他們明白我們的難處,大家共同承擔。”讓李顏廷感到安慰的是,疫情讓他們與客戶的合作比以往更緊密了。

            比如最近的人民幣升值,李顏廷就與客戶協商,各承擔一半匯率波動所增加的成本,把價格提高了5%~10%。議價的底氣在于他們在今年推出了更多的新品,“新產品客戶比較認可,價格通常會比一般的產品高出20%”。

            訂單“東南飛”

            在多重壓力下,更讓肖筱憂慮的還是訂單的下降及流失。

            肖筱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今年的圣誕季不那么旺了,原因是疫情背景下,歐洲多國都把圣誕相關的大型活動限制到了12月下旬,“進貨商原本的計劃都取消了,特別是圣誕禮品這塊,已經縮水了很多”。

            與此同時,已經做2021年春夏新品的他們,面臨的是客人更加謹慎和分散的下單方式。“客人選的款式更多,但單款下單的數量同比往年縮水了三分之二。”肖筱說。

            除了被客戶“殺價”,即使價格已談得差不多的訂單,仍然可能突然“飛走”。

            肖筱舉例說:“之前我們談了一款美國連鎖品牌的代工項目,本來價格都談得差不多了,最后客戶還是考慮產能和貿易摩擦等因素,選擇了越南的工廠。”

            但隨著我國與東盟十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貿易部長共同簽署了《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不少外貿企業迎來了利好。

            肖筱略有些遺憾:“可惜我們主要的出口是面向歐美市場。”不過,今年以來,公司同比去年翻了兩番的內銷訂單,及時彌補了出口驟降的營收缺口。

            蘇州猛獅智能車輛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曾憲勝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RCEP的簽署,將有利于已在柬埔寨、越南等東南亞國家設廠的出口企業的轉港業務。

            他提出:“美國現在關稅已經加到了25%,歐盟也有反傾銷,以前比較模糊,現在可以光明正大地把中國的物料發到東盟工廠組裝了。”

            在充斥著不確定性且仍然嚴峻、復雜的全球局勢下,大量久經考驗的外貿企業,也在危中尋機的過程中變得越來越成熟,并表現出韌性。

            “我們只會去想現狀下怎么讓損失更少。有抱怨的時間,不如多想辦法。匯率波動、國際形勢變化都是大趨勢,不是我們所能左右的,只有去適應。”孟卓這樣說。(作者:繆琦)

            • 標簽:人民幣匯率,6,5時代,旺季

            媒體焦點

            A片毛片视频免费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