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rz5bp"></form>

        <form id="rz5bp"></form>
          <form id="rz5bp"></form>

            <address id="rz5bp"><listing id="rz5bp"><meter id="rz5bp"></meter></listing></address><sub id="rz5bp"><listing id="rz5bp"><menuitem id="rz5bp"></menuitem></listing></sub>

            <em id="rz5bp"><nobr id="rz5bp"><nobr id="rz5bp"></nobr></nobr></em>

            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國內 >

            合肥長租公寓亂象調查: 房屋托管公司4天“跑路”3家

            安徽網 | 2020-11-24 15:11:44

            合肥的鄭女士(化名)入住僅僅15 天后,就得知合肥詩品公寓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合肥詩品公寓)突然關門的消息。她隨后被業務員拉入維權群得知,有的租客只住了兩天,還有租客交了錢沒來得及入住的。新安晚報、安徽網、大皖客戶端記者調查獲悉,9 月16日,在合肥市從事房屋托管和長租公寓業務的中滿集團“跑路”;9 月18 日,合肥城家公寓管理有限公司突然關門;9 月19 日,合肥詩品公寓關門……

            記者探訪: 房屋托管公司跑路 租客協議隨地亂扔

            昨日下午,新安晚報、安徽網、大皖客戶端記者來到位于合肥市綠地藍海大廈的合肥詩品公寓所在地,只見該公司大門緊鎖。房東說,最近幾天,他的電話就一直沒有停歇過,許多受害人為了找到合肥詩品公寓的法人代表,都給他打電話。

            “我也是受害者。”房東說,“我聯系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沒想到他把我給拉黑了,他還欠我兩個月的房租沒給呢!我今天來換鎖,順便把詩品公寓的牌子給摘了,防止再有人上當!”

            在房東幫助下,記者進入詩品公寓辦公所在地,發現這家公司面積很大,里面散落著租房協議,墻上很多房源信息也沒來得及抹除。合肥市民鄭女士展示了她與合肥詩品公寓簽訂的租賃合同,上面顯示,協議簽訂日期是今年8 月31 日。

            “我是8 月31 日在網上看到合肥詩品公寓發布的房源的,當時我就給業務員打電話,業務員說,這套房子靠近合肥八中,所以掛價很高,每個月要2210 元。我的心理預期在1500 元以下,這個掛價我覺得難以承受。業務員就跟我說,他們8 月31 日的時候正好有個活動,僅此一天,如果我簽約,只要付一個月的押金,再付7 個月的租金,就能贈送5 個月的租金了。這樣算下來,每個月我只用付1290就可以。”在業務員的勸說下,鄭女士在線支付了7 個月房租,還有一個月押金,共17680元。9月4日,她就入住了。

            “到9月19日中午12點多,和我聯系的業務員把我拉進了詩品公寓受害者的維權群里,群里已經有270多人。”鄭女士說,在群里,她才知道,合肥詩品公寓在19日的時候正式關門跑路了。“受害者實在太多了,我只住了10多天,還有只住了兩天的,甚至還有交了錢沒來得及入住的。業務員告訴我,合肥詩品公寓在跑路之前,還在讓業務員和租客簽協議。”鄭女士說。

            不但租客和房東是受害者,該公司的員工也成為了受害者。負責鄭女士租房事宜的業務員無奈地說,他入職才兩個月,上個月公司發了1900元薪水,提成也沒有結算,結果這個月公司就跑路,幾十位員工也加入了維權的行列。

            模式揭秘:每月付房東2200元 只向租客收1290元

            “合肥詩品公寓的制度看起來還挺正規。”鄭女士說,當時在簽約之前,業務員按照規程展示了房東的房產證、身份證。在簽約的時候,不但簽了紙質文件,而且還要簽一個電子合同。“這個電子合同是這家公司開發出來的一個系統,在微信上注冊下載電子文檔,簽完之后,所有條款和雙方的信息就能清晰地查到。”鄭女士說,當時簽約的時候,就很放心。

            “我租下這套房子后,我的一個朋友就告訴我,合肥詩品公寓的這種手段屬于長期公寓非法的‘高收低出’模式,很危險。”鄭女士說,她之后想方設法聯系到了她租住房屋的房東。

            房東告訴鄭女士,她人在外地工作,沒有精力和時間打理合肥的房子,為了省事,她就將房子委托給合肥詩品公寓進行租賃。合肥詩品公寓與她簽了協議,每個月付給她2200元,而且,詩品公寓再付給房東一個月的押金。

            “合肥詩品公寓付給房東每個月2200 元,可是,這個公司只收我每個月1290 元的房租。一對比,這種模式非常有問題,簡直就是收了錢就準備隨時跑路。”鄭女士氣憤地說,她算了一下,除去付給房東的4400 元,這個公司單從她身上就卷走了13280元。“單單我就損失了這么多,兩百多個受害者加起來,這個公司卷走的錢就有幾百萬。”鄭女士說。

            合肥詩品公寓的討薪員工告訴記者,當時他們在做業務的時候,也發現這種“押一付七”的長租公寓模式很古怪,他們也問過公司主管。公司主管說,他們背后有大集團在支撐,讓他們放心跑業務。“我們是一線的業務員,既然公司主管這么說,我們就沒有多問了。”記者采訪發現,不但合肥詩品公寓出了問題,其業務涉及的合肥城家公寓公司,也出現了問題。

            瘋狂爆雷:成立時間不到一年 留下了大量受害者

            昨日下午,記者來到合肥市綠地藍海大廈另外的樓層,只見該樓層近半面積被一家名為“中滿集團”的公司租了下來。該公司的大門裝修得古色古香,可是大門緊閉,能看出里面堆放著很多臺新電腦。

            “這家集團主要是從事房屋租賃的,旗下有很多公司,它的長期公寓租賃也很有名。”一位知情人士說。采訪中記者了解到,該集團名為安徽中滿商業管理有限公司,在今年6月10日成立。

            昨日,記者聯系了該集團的一名劉姓工作人員,該工作人員說,這家公司在宿州、杭州、合肥等地有10 多家分公司。幾天前,該公司旗下杭州駐佳房屋租賃公司就跑路了。

            該集團一名女員工說,該公司一共有80 多名員工,都沒有領到工資。“我是在江蘇的分公司,等我得到消息趕到合肥總部,總部已經關門了,員工們進不去,這實在是太突然了。很多員工都是按照往常一樣去上班,沒想到來到公司進不去,才知道公司跑路了。

            細心的鄭女士發現,與她簽訂租賃協議的合肥詩品公寓,是在今年6 月10 號注冊的。而中滿集團,同樣注冊于6 月10 日。“注冊時間長一點的是合肥城家公寓管理有限公司,是今年3 月30 日注冊成立的。”維權的租客吳女士說,這幾家公司成立的時間都很短,而且短時間內用“高收低出”模式圈錢之后就跑路,留下大量受害的租客、房東和公司員工。

            新安晚報 安徽網 大皖客戶端記者 向凱 攝影報道

            □市民聲音長租公寓頻“爆雷”如何更好監管它們

            從事長租公寓的房屋托管機構由誰來監管?昨日,記者聯系了合肥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合肥市知識產權局),該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市場監管部門負責注冊,“我們還負責協調,可是,這些機構跑路后,我們連人都找不到,怎么協調?”

            昨日,記者致電合肥市住房保障和房產管理局,負責房屋租賃業務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對于長租公寓的監管,合肥市住房保障和房產管理局目前所能做的,是在安居客、58同城等多個網絡平臺上,發布關于長租公寓的警示信息,警示廣大租客遇到“押一付七”等模式的托管機構,就要保持警惕,不能輕易簽約。同時,在警示信息中,合肥市住房保障和房產管理局提醒租客,要到正規的托管機構尋找房源。如果遇上跑路事件,租客和房東要及時報警,由警方負責進行調查處理。

            記者采訪了解到,包河區警方受理了合肥城家公寓管理有限公司受害者的報案。目前,很多受害者已向合肥市公安經偵部門遞交報案材料。

            □相關新聞 “城家公寓”關門 警方登記報案信息

            9 月21 日上午,合肥市民李女士告訴新安晚報、安徽網、大皖客戶端記者,她在今年6 月底與合肥城家公寓管理有限公司簽了房屋租賃合同,交了半年的租金,一共是一萬四千元,租在瑤海區一小區的一套兩室一廳。

            李女士說,自己住了才三個月,“前幾天城家的工作人員發信息說公司跑路了,讓我去報警,房東也打電話給我讓我報警。”

            隨后,李女士去轄區派出所報警并且進行登記。“有些受害者付了一年的租金,住了才一個星期就住不了。”

            租客交了足額的租金,可能面臨著無房可住的情況。對于房東而言,這些租金卻并沒有全部到賬。夏先生在合肥香江國際佳元小區有一套房子,他將租房信息掛在網上,掛了兩個月都沒有租出去。

            夏先生告訴記者,今年7月,“城家”工作人員聯系自己。“當時他們說客源多,幫著出租,每個月給我2150元,包含物業費,押一付一。”夏先生說,于是他就和對方簽了一年的合同。“到今年8月份應該給2個月的房租,但是現在才給了一個月的房租。”

            9 月21 日下午,記者來到位于合肥市馬鞍山路與南二環路交口的加僑國際廣場B座,找到了合肥城家公寓管理有限公司,但公司大門被一把U型鎖緊緊鎖住,玻璃門上張貼著幾張“溫馨提示”,內容為“討薪的員工請到望湖派出所報案,租房糾紛請到望湖派出所或經偵部門報案。”

            昨天下午,記者來到轄區望湖派出所了解情況。民警告訴記者,截至目前,他們接到多人反映關于合肥城家公寓管理有限公司的事情,警方已介入了解相關情況,同時轄區派出所也已把情況反映給經偵部門,目前暫時對報案的信息進行逐一登記。

            • 標簽:合肥,長租公寓

            媒體焦點

            A片毛片视频免费香港